懂伤帝

帮你伤后早日重返运动场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前叉术后2年叉友的经验分享

2013年3月,彼时我正念高一。一节体育课上,为了在喜欢的女生面前装个逼,我拖着已经崴了的左脚来了个三步上篮,落地时不自觉的把左膝往外撇了一下,然后我就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左膝里传来的感觉痛彻心扉。我记得很清楚那个球进了,但是那个女孩看没看到,我就不知道了。

当天膝盖就肿得很厉害,稍稍弯曲就会很痛,隔天去医院拍核磁,诊断结果是左膝侧副韧带损伤,前交叉韧带损伤,膝盖内有积液。医生给打了个石膏让回去养着。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拄着拐杖在学校里享受身边同学的注目礼待遇和班里同学的各种关照,只当膝盖是扭了,也没太在意。拆了石膏后,渐渐地,日常的跑跑跳跳都没问题,倒是完全蹲下来上厕所隔了大半年才行。那时我权当这膝盖是好了。

2016年,南京,大一。那时迷上了健身。深蹲的时候发现左膝里总是有隐约的疼痛,去医院检查,医生做个了抽屉实验,说左膝盖很松,拍了个核磁后一看,医生直接挥挥手说前叉断了,准备来手术吧。我当时整个人是懵的:我这跑跑跳跳都没问题,怎么就要手术了?回去后开始在网上疯狂搜集资料,整明白了:不做手术的话膝盖半月板老化得会很快,基本上人到中年膝盖就废了。那还想啥,做呗。同时我也了解到,前交叉重建,手术只是开始,术后的康复非常重要。我决定休一年学。但彼时我在学校混得正风生水起,就决定再上一年再休学……

2017年9月,休学了。为了自己的日后幸福着想,这一年的时间里我隔三岔五地混迹贴吧,在网上尽可能搜集关于前叉重建的资料,了解到北医三是做这个手术最牛逼的,也一度动过去北医三手术的念头。但最后综合考虑,在南京的省中医做了手术。那段时间顺藤摸瓜地了解到运动康复这个在17年还很新奇的东西,因为运动康复医学在国内才开始发展,所以我在网上能找到的几家比较成熟的机构都是在北京(首都到底不一样),住院的那段时间我已经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准备出院后去北京的某家机构,但是因为个人体质,术后的刀口稍微一动就会痛,无法经历长途奔波,只得把票退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通过微信上跟前叉之家公众号博主的交流,我知道了南京的几家运动康复机构,其中就包括重启心。

这里也顺道再次感叹下事物二元性的思想,凡事都有好坏两面,太极的阴阳永远在不停转动。13年刚受伤的时候县城的医院并没有检查出前叉断了,但现在想来,也正因如此所以后来得以有南京的名医主刀手术(否则以当时的情况就直接在县医院做了,13年县医院的前叉重建技术肯定比不上4年后的南京三甲医院),16年检查出前叉断了,选择了拖一年再手术,虽然对膝盖又有一年的伤害,但术后得以在重启心得到一对一专业的康复指导(南京这几家都是17年开的)。叨叨了这么多就想告诉大家保持积极心态,换个角度想问题,尤其是在康复过程中,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这时候保持乐观的心态无疑是很重要的。

跑远了,扯回来。出院后南京的这几家康复机构我都去看了看,最后我选择了重启心,第一印象好啊,当时给我做评估的陈寅人老师真的太温柔了,(吴徽章老师也温柔哦)细心地告诉我术后康复应该分哪几个阶段,还教我怎么用拐杖,怎么上下楼梯;讲得很专业,比我在网上自己看的资料要明晰,更有针对性。这里顺便和各位叉友分享一下我对于网上信息的看法,针对前叉术后康复,我自己做了很多资料搜集,不少资料都是知网的论文以及国外的一些相关文章。这些信息对我有很大帮助,让我建立了康复的思路,积累了相关的具体知识。我也非常建议叉友们通过各种渠道自己去学习一下这些知识,例如简单的膝关节解剖学结构,前叉重建的生理学大概过程,腿部的肌肉大致有哪些等等。这些知识对理解康复动作的设计目的大有裨益。但是牢记在心术业有专攻,你所了解的东西远远比不上以之为谋生手段的专家。所以我也推荐有条件的话大家尝试去专业的康复师那里(不一定要市场上的康复机构哦,大医院都有康复科,叉友们可以两者都试试,能感受到理念和体验上的诸多差距,根据自己的情况综合考虑)。以我自己在重启心的体验就是,不论是康复师还是体能训练师,其水平都可以用快、准、狠形容。举个例子,术后一年多的时候有段时间我走路时膝关节总会有刺痛感,我当时很慌,已经准备去医院拍核磁了,结果吴徽章老师做了一下评估后把我的膝关节稍稍往外转了一下的同时让我踩地,疼痛感就消失了,之后吴徽章老师就叮嘱了一下我的训练师训练时候的注意事项(当时吴老师说的具体是什么东西我忘了……)。还有体能训练师谢孟宏教练、赖颖良教练也很专业,训练过程中不到位的动作他们总是能快速指出,像训练过程中的骨盆位置问题、相关肌肉有没有正确发力问题等等,这些问题如果没有专业人士在旁指导,自己在训练过程中很难发现,这也是我推荐大家去尝试一下专业康复机构的很大原因。两位教练对我提出的疑问解答的也很到位,比健身房里的教练专业多了。这里多句嘴,想和叉友聊聊我对康复机构和医院的关系认识,当下市场上的康复机构是在目前大部分公立医院康复职能落后于患者需求的市场化补充,叉友们要辩证地看待。在某些时候康复师是很有很有很有帮助的,但是涉及到大问题的话请去找你的主刀,你的膝关节内是什么情况只有主刀医生最清楚。

到现在已经手术两年了,我基本恢复了腿部的功能,除了激烈的跳跃动作不敢做(心理阴影),蹦蹦跳跳已无大碍,但是动过手术的那条腿的肌肉还是有点萎缩。目前我在重启心做体能训练(有一年的时间学业太紧张,买的课没去),加强腿部肌肉锻炼的同时提高体能,以期可以回归高强度运动。我记得当时有人对我说过,前叉重建后要省着用膝盖,羽毛球这种有急转急跳的最好就别做了。篮球这种高强度对抗运动更是不要碰了。但这样的话,做这个重建手术还有什么意义?做这个手术,不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和运动吗?要到达这个目的,除了手术成功外,术后的康复非常重要,希望叉友们提高康复意识(我在医院碰到过一个叉友,术后呆床上一直没动,后来粘连了二进宫的)。唠唠叨叨了这么多,也是想抱着分享的心态去跟大家讲一讲我的康复之路,毕竟当时很多经验也是其他叉友分享给我的,彼此之间也有相互鼓励打气。康复路漫漫,加油!

评论 抢沙发

昵称

取消回复

请填写用户信息: